揭秘!陕西历史博馆物的壁画修复专家是如何工

发布时间: 2019-03-05

杨文宗在查看壁画 本报记者 党运摄

迄今为止,在全世界范围内,壁画的科学修复都是一道艰苦。存在宝贵价值的古代壁画,历经千年事月会浮现各种病害:剥落、空鼓、酥碱等等。修复专家需要根据不同病害,定制不同的修复打算。

任何一个西安人,都对唐长安城的故事如数家珍。这些故事,岂然而西安人生活的背景,更渗透在西安人的历史和生命里。

杨文宗毕业于西北大学文博学院,1986年进入陕西省博物馆(陕西历史博物馆前身),从事壁画修复,目前担当馆藏壁画保护修复与材料研究国家科研基地副主任、研究馆员。“壁画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绘画形式,它可能为研讨古代绘画水平、艺术特色、生涯场景等,供应实物资料。”他说,西安以及关中地区以唐墓壁画居多,其数量、等级、序列之完整,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的。

在陕西历史博物馆,文物专家杨文宗以修复壁画驰名中外。34年间,他主持、承担过多项文物保护修复任务,负责多项国度级重大课题—— 一幅幅壁画,在他的巧手、巧思下,穿梭千年时光开口“谈话”。

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唐代壁画珍品馆,当初珍藏着640幅壁画,面积1000多平方米,堪称一部新中国唐墓壁画揭取、加固、修复维护之史书。

清算后,还需要向壁画酥松的部分注入加固剂、对脱落处进行补充,此后才华进行揭取。揭取也有一套复杂的流程:烘烤、涂桃胶、敷宣纸、画好切割线、下铲刀。“每个步骤都须要一万倍警戒。”对杨文宗来说,这些壁画就像是“活着的大唐”,修复壁画更像是跟历史对话,“他们想告知咱们哪些历史密码?”

壁画就是“活着的大唐”

“必需确认利用的荡涤剂不会对它的颜色产生影响才行。”杨文宗严肃地告诉三秦都市报记者,“文物本身是不能拿来实验的,修复必须做到探囊取物,以保障其历史、艺术跟迷信研究价值。”

“面壁”修复旧文物是项清苦工作。2014年,唐代宰相韩休墓重见天日,为了清理壁画表层的沾染,他和他的学生用棉签沾着离子水,一毫米一毫米地进行,用了三个月。